上個禮拜五是詞選的期中考,考題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並不簡單,題型不外就是默寫、賞析,以及一些名詞解釋,都是老師口中那種「只要你上課有認真聽,就知道怎麼寫」的題目。但是大家要知道,現今大學教育淪喪,「只要上課有認真聽」在老師口中似乎是個低標準的要求,可是聽在我們耳中卻是如臨大敵、戒慎恐懼。這當中的難題不在於「認真聽」,而是「只要上課」。嗚呼!

  至於我,正是屬於心在課堂、身在江湖的那一種墮落的大學生。不過生命總會找到出路,機敏如我,早在得知消息之後便廣蒐筆記、大查考古題,安下了應變措施,等著背水一戰!無奈隨著考試日期漸近,許多不同的科目一個一個接踵而來,令人應接不暇。詞選考試時間又在禮拜五,經過前四天許多科目的洗禮之下,睡眠負債越積越多,禮拜四晚上本來打算再次挑燈夜戰、我用肝臟賭明天,但是體力實在已不堪負荷,書讀沒多少就已沉沉睡去。

  隔天醒來,自知這下大鑊了,十幾首詞雖然不乏耳熟能詳的名作,但真要背到一字不差那實在還是差得太遠,那些陌生的名詞解釋就更不用提了…沒辦法,剩不到幾個小時,也只能悶著頭拚命背,能記一點是一點,下午就直接抱著那點急就章的短期記憶,以及一顆忐忑的心上考場去了。

        ※        ※

  大家經歷過九年國教的洗禮之後都知道,在考試前一定有一小段空檔,可能是老師還沒來,也可能是老師來了,考卷卻還沒發下來,在這段時間裡大家也不知道管用或不管用地拚命拿起書本來臨時抱佛腳。直到老師一聲令下:「考試了!書本收起來!」,大家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書本放下,忐忑地等待那些未知的題目,這是幾乎每一場考試都會出現的景象。當然,這次詞選的期中考也不例外,不過一個故事之所以值得被提起,當然有它特別而出人意料的地方。

  考試當時,我人就坐在距離講台第一排的位置,我們親愛的徐國能老師在台上一聲令下,叫大家「把書本收起來」,接著便開始發起了考卷。一路發完考卷之後,可能是裝水、可能是上廁所,總之老師走出了教室。

  正當我眼觀鼻、鼻觀心,凝心靜氣準備運功抗敵之時,忽然驚覺鄰座的女同學並沒有把書本完全收起來,還在桌子底下拿著書偷看。只見她先看考卷幾眼,接著再看看手中的書,然後又繼續看考卷,如此反覆操作數回,過程中看得我是義憤填膺、天人交戰,忍不住就要立刻拍桌而起,虎吼一聲:「我也要看!」

  曾經聽室友説起,有學長姐曾經在某次的考試中,突然驚見隔壁的同學作弊,於是彷彿排練過似地,用恰好可以讓全教室的人聽到卻又顯得很自然的音量高呼:「楊孟學(化名)你作弊喔?」於是這名作弊的同學當場人贓俱獲,立刻就被打入大牢、秋後問斬。而這名勇於揭發的學長姐,也因為他過人的道德勇氣,而獲總統府頒發榮譽勳章一枚。

  當時的我非常想要效法這一名傳說中的學長姐,立刻就出聲揭發這個萬惡的作弊鬼。但是眼看這位女同學非常面生,看來並非是本系學生,而是輔系或雙主修的外系同學,既然可以輔系或雙主修,應該是功課很不錯的好學生,何以要誤入歧途鋌而走險呢?

  難道說她有什麼難言之隱?難道她男朋友剛跟她分手、難道她奶奶這個週末臨盆在即、難道她家的狗生了隻貓,以致於她這禮拜無心唸書嗎?如果我就這樣子舉發了她,是不是就斷送了一個好學生的錦繡前程呢?何況我又沒有練過如何呼喊揭發作弊,萬一喊得太大聲吵到了其他同學作答又該怎麼辦呢?

  於是我只得假裝咳嗽個三兩聲,希望這位女同學及時醒悟懸崖勒馬,但是她卻絲毫不為所動,甚至還翻頁了!正當我忍無可忍,準備出聲揭發她時,她卻已滿足地把書本收起來了。相信在整個過程中,她是絕對知道我已經發現她在偷看書的,但卻可以絲毫不為所動,還把自己想看的部分都看完了之後才心滿意足的把書收起來,這種強大的恥力真是令人不禁為之動容!誰說台灣的大學生沒有競爭力呢?

        ※        ※

  作弊這種事,說穿了就是想要不道德地謀取不勞而獲的方式。不勞而獲一向是件過癮的事,但為什麼說它不道德呢?那是因為考試本身具有一種評量競爭的意義,一旦有人舞弊,就是破壞其公正性,也對其他考生不公平,這也就是為什麼作弊者總是被人鄙視唾棄的原因。

  還記得高三準備拚學測的時候,舉凡隨堂考、段考、模擬考,考試的密集度可以說到了每天一小考、兩週一大考的程度。我就曾經問過許多同學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天考模擬考的時候,你發現你眼睛閉起來的時候,眼前突然浮現解答,你會不會抄?」

  我詢問的樣本數眾多,所以答案自然也形形色色、所在皆有,不過我在問的同時其實心裡早就有了自己的答案。我是絕對不會抄的,考試說穿了不過就是一種測試實力的自我檢定,拿到自己實力以外的分數有什麼意義呢?如果是為了從中獲取虛榮心,那這豈不跟量身高的時候故意墊腳一樣,實在有些可笑。

  再者,剛剛說的是「答案自動送到你眼前」的情況,如果今天這個答案是你必須用「作弊」那種鬼鬼祟祟、見不得人的姿態去換來的,也未免太過可悲,用尊嚴去換來一個連自己都心虛的分數,又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雖然前面講得嬉笑怒罵,不過我當時其實是有點生氣的。

  但是回過頭來,當時的我念頭一轉,自己也常常翹課找同學代簽、明明活蹦亂跳還請病假只為了合理缺席、不知羞恥地拜託教授收下遲交的報告等等…這些說穿了也不是合理為之的行為,對其他遵守規則的同學而言也是一種不公平,既然自己在當時可以心安理得,看到別人考試作弊又有什麼資格義憤填膺呢?

  當然,我的意思並不是說「所以作弊這種事實在是在所難免,來吧!乾脆我們來成立一個作弊研究社簡稱弊研社!」…絕對不是說大家都在做所以就可以把錯的事情合理化。而是說,或許我們在平常的這些小聰明也是一種弊,只是我們都沒有發覺,甚至不覺得這也是一種作弊,那麼這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了。

  不過也不是說,因為我平時也做過一些算是作弊的事,所以現在看到妳考試作弊,我就該用同理心包容妳,甚至在一旁默默為妳祈禱不要被發現。事情是不能這樣積非成是的,否則很容易就變成同流合污。我只是因為當時自己也意識到「自己也做過弊」,一時那種指責他人的正當性就弱了,對於鄰座這位恥力過人的女同學,也就似乎並不那麼生氣了。

  想通此節,便決定不再去想這件事,還是來仔細面對考卷上的諸多題目吧。奇怪的是,本來因為準備不多,而對考試感到忐忑不安的心情,此刻卻突然變得無比的安心與平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0922222222 的頭像
t0922222222

真‧混蛋傳說

t09222222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i
  • 好啦,回來補推,這篇生動有趣,乃不錯的小品一篇~~
  •   
      講得好像國中老師在改週記一樣,不過念在你還記得補推的份上,勉強算你有誠意T-T
      

    t0922222222 於 2011/02/15 05: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