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輩子有意識以來第一件興趣是畫畫,然而天曉得許多年後我才知道畫一隻並不很像的皮卡丘已經是我的極限了,為了憑弔我死去的繪畫細胞,我用小畫家畫了一隻皮卡丘,卻發現畫得比國小的時候還差。我退步了,我很難過,所以這隻皮卡丘的表情扭曲,顯示出他和他的造主的憤慨。

  唉,真羨慕像雞還有華煉這種又會寫文又會畫畫的人。  

        ※        ※

t09222222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